偷香小说网 > 少年歌行:隐居十载,问剑雪月城 > 第82章 你家无了

第82章 你家无了


这一幕可给金家主吓坏了,来者正是自己的大靠山,当朝户部侍郎,官从二品的权承安大人。

金家每年“交贡”与他,换来走后门的权利,互利互惠,形共赢之景。

用钱打通门路的手段,所有商人都在用,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......

那黄龙山传音秘法是他给的!

想当初,金家家道中落,卖了祖宅才能维持生活,哪还有钱搞道家秘法?

若不是大人赠予,指了条赌场发财路,哪有今天的金家?

户部侍郎对方平行了一礼:

“见过青木剑仙,只是这一路匆忙,白王使者也没告知在下......究竟是何事啊?”

神思分身携他御清风、跨江河,等反应过来已经到了青州。

他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,当看见金家主后,猜测几乎要坐实了。

自己的仕途好像要结束了......

方平开口:

“你可认识这位?”

户部侍郎瞥了眼金家主,垂首道:

“不曾。”

“呵呵,我指的是沐家主,你看金家主作甚?”方平乐了,“你与金家来往密切,白王确认了此消息,我才带你来青州,

“不用狡辩,将事情缘由全部交代,再回天启领罪,

“若含糊不清,便按照金家人处理,一同斩了。”

“啊?”

户部侍郎大惊,什么斩不斩的?还是一整个金家?

金家主沉默不语,惶恐的神情已说明一切。

“我...我与金家主,的确旧识,可究竟是何缘由?”

方平呵呵一笑:

“你们二人行贿之事我不管,但金家主说,他背后有宫中的大人物,我不能动他,

“你觉得呢,这个金家,我能不能动?”

“这......”

户部侍郎迟疑了,一边是合作富商,一边是当世剑仙之仙。

若回答能,金家保不齐会说些什么,届时罪加多等,命可就没了。

若回答不能,怕是被一剑斩了。

方平看出他在犹豫,便推了一把:

“说与不说,很简单的道理,你受贿罪名成立,回天启免不了追责,

“说了,你回天启领罪,或许能逃一死,

“不说,你见不到明日太阳。”

户部侍郎闻言,当即拱手道:

“明白了,我有罪,我坦白......”

一切功名利禄压在台秤上,都不如性命重要,活着才算人,死了只能做鬼。

金家主极力使眼色,户部侍郎却不予理会,垂首而谈,将与金家的交易全盘托出。

见不得人的黑事多如牛毛,但都不离根本,金家给予户部侍郎大量禄金,后者为金家开特殊通道,扫除一些生意障碍,帮助金家赚更多的钱,金家则继续加量上供。

如此循环,双方皆得利,只有寻常百姓和正常商户的利益遭受损害。

除此之外,还有更重要的消息——金家传音秘术,乃户部侍郎所传。

“当时因公务经过,恰巧结实了金家主,观他野心不错,便展开了合作。”户部侍郎陈述着。

这倒是方平没料到这一点,带户部侍郎来青州,当中承认罪行,是为击溃金家主的心理,人一旦没了盼头,也不会负隅顽抗了。

传音秘术,在场只有自己能察觉,金家咬死不承认,那也没办法。

但现在情况不同了。

“你住口!你何时赠予我秘术?”金家主跳脚。

沐老爷子说:

“事到如今,证据全指向你,还欲狡辩?”

“没有的事,我为什么要承认!”金家主怒吼道,“他说传我秘术就传了?我还说权承安和剑仙勾结,编了这么一个谎话栽赃我!

“要动我金家,拿出证据来啊!证明金今昌是温家人啊!”

方平淡淡开口:

“别急,证据马上就到了。”

陈述完毕的权承安一言不发,垂首如朽木,金今昌头首叩地,一跪不起。

金家主脸同猪肝,难堪无比,无双城八人一言不发,冷眼而视。

众食客则踮脚观望,看向楼门口,期待证据何时来,又是怎样的证据。

不一会儿,上空传来一阵破空声,似有什么东西由远及近。

声止,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其一仍是方平的神思分身,其二则是江湖人人避之的老毒物——岭南温家家主,温壶酒。

此人身形消瘦,气质却深沉内敛,看着他时,有种被吸引的错觉,不看他时,却恍惚那里放了块石头。

“温家主,麻烦了,”方平礼貌道。

“呵呵,半截身子都入土了,还让我出来跑动,你没有心呐,”温壶酒沙哑地发笑,迈入酒楼当中。

“但既然祸出温家,也该表个态。”

温壶酒一迈步,酒楼食客,包括掌柜鱼絮、沐家主等人接后退半步,恐惧不受控制的滋生。

原因无他,只因这人太恐怖了。

温老爷子的故事一直在江湖流传,从未断过。

这人古怪无比,就那名字来说,谁人会叫温壶酒?和‘烧开水’有什么区别?

其早年闯荡江湖时所言“温壶酒,闯个江湖”,便把名字改了。

如今老了,又常说“温壶酒,看个夕阳西落”,倒算是有始有终。

温壶酒曾叱咤江湖,号称毒步天下,用毒高超,几乎无人能防。

甚至迈个腿,打个招呼的功夫,敌人便不知觉中毒了。

这也是众人害怕的主要原因......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青木剑仙,居然把这位老江湖给请来了。

“金今昌,你现在叫这个名字?”

温壶酒问道,看向那浑身赤裸,满身毒斑的老者。

“剑仙去温家和我讲时,就猜到是你了,不仅没死,还在青州享福?

“温文,是吧?”

话音一落,金今昌身躯微抽,沉默不言。

温壶酒微摇头:

“也罢,四十年前就被除了姓,爱叫什么叫什么。”

他看向方平,拱起遍布毒肌斑的手道:

“剑仙,这人的确出身温家,不会错的,

“他与我同一时间连成五毒阵,却心思不正,破坏其他弟子蛊毒,干扰他人修行,

“那年十八,我外出闯江湖,他被剥姓放逐出门。”

方平笑了笑:

“多谢温家主,那么现在......金家主,你家是在西方吧?

“你家无了。”

.....


  (https://www.touwx.cc/xs/21217/21217375/32778613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wx.cc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touwx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