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毒肌斑


“啊?”

金家主眼瞳剧震,双膝一软,险些吓倒,好在衣袍足够宽厚,不至于被外人看出来。

他强装镇定道:

“剑仙您所为何事?金某一个商人,不懂武功,至于传音什么的,更是不曾习过......”

方平意味深长地笑道:

“这么说,刚才指挥令郎拱火的人不是你了?”

话音落,金家主顿时不淡定了......他怎能知道?神游玄境真强大到如此地步,能听见他人的心声?

那也不对,这可是黄龙山绝学道法,隐秘无比,相当于心声上锁,被人怎可轻易窥探?

与此同时,无双城前任长老反应过来,怒指金家一众:

“黑心商人,果真卑劣!陷害我等不说,还暗地传音,演戏拱火!

“好人坏人全被你们当了!”

四仙桌的食客交头接耳,一副意犹未尽的吃瓜脸。

“真反转了?元凶在金家?”

“他们一家人竟然还会传音秘术?怪不得五年能赶超别人二十年的累积产业,原来靠这个?”

“嘶——如此说来,金家似乎是赌场发家的,那他们......”

众人议论不止,先开始意外发生,人人想走,现在注意力全在当事人身上,根本不愿离开。

声音逐渐倾倒,似要将金家压垮。

鱼絮看向方平:

“青木剑仙,金家会使用传音秘术?如此神通不需要修为基础吗?”

沐老爷子同样一脸惊奇:

“金家用传音秘法拱火,很明显目的不纯,应当好好探查一番。”

“不所有武功都需要内力修为,比如天下第一轻功乘风踏云步,即便是废人都能学习,只不过需要一定悟性罢了,

“而金家这门传音术,只需体内有一丝真气便能使用。”

说着,方平看向满头冷汗的金家主:

“这几年,用这门秘法赚了不少吧?”

“我没有,不是我,剑仙可不能胡说!”金家主满脸焦急,“我只是个本本分分商人,一点武功不会啊。”

事已至此,只能嘴硬了,反正只有他一人知,而且没有实质性证据。

念至此,他又搬出那套说辞:

“青州自治,直达天启,乃头顶王法的一片大地,

“此事发展至今,已超出我们可干涉的范围,建议让天启侦案,

“公平公正公开,若心中无鬼,诸位应当同意吧?”

语毕,金家主向各方拱手,嘴角微微勾起,似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王法讲究证据二字,如今毒蝎死了,秘法早已烧毁,修行之法在自己脑子里,不论怎么查都滴水不漏。

没有实质性证据,如何定罪?

更何况,自己身后还有宫中的大人,或许还能将帽子扣给无双城......

不等他继续想下去,方平忽说道:

“王法?天启朝堂定制的王法,是用来保护弱者,约束强者的,

“而我,偏偏不喜欢被约束,金家主,如果想借此机会苟延残喘,趁早打消念头好了,

“你金家,无了。”

金家主一咬牙,硬着头皮说道:

“剑仙武功盖世,但也不能滥杀无辜啊,我金家何错之有?

“只是出来吃顿饭,便遭波及受灭顶之灾,太没天理了!”

“只是吃饭?”

方平乐了:

“分明是谋划杀人,拉沐家下水,好登上青州第一的位置,怎从你口中说出来,就成了寻常吃饭?”

“剑仙,凡事讲究证据。”

金家主咽了口唾沫,眼神示意七位同行族人,后者纷纷跪地,一脸委屈道:

“请剑仙明察,我等既不会什么秘术,也没有想要谋害谁人。”

“请剑仙拿出证据!”

方平心生厌恶,都说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今天算是见识了。

一个个好像集中训练过似的,只怕言行逼供也不会承认。

方平冷声道:

“传音秘术的证据没有,但温家人,我找到了。”

“吟——”

话音落,龙渊忽长鸣,一道剑气飞出,如白色匹练般升空,又冲向金家主旁边的老者。

后者心惊,刚要抬手遮挡,剑气已至。

“噌噌——”

几声轻响传出,似某物撕裂。

老者心如死灰,以为自己将死,这一阵风凉之感陡然袭来。

睁眼一瞧,自己毫发无伤,只是全身衣物被剑气撕碎了。

“剑仙这是作何啊,”老者捂着私处,挡住那半两烂肉,“莫要羞辱老夫啊。”

金家主不知该说些什么,想了想,脱下外衣给老者披上:

“剑仙,他是我金家二掌柜,发家时便与我在一起了,您这......”

话未说完,又一道剑气飚射而至,将外衣斩得稀碎,顺带连所剩无几的头发也剃掉了。

老者又赤裸暴露在空气中。

众人疑惑无比,完全理解不了方平的行为,一六十多岁的老头而已,扒人家衣服作甚?

连沐老爷子都觉得影响不好......

方平开口道:

“这位,便是证据,

“大家可以看看,他身上是否有多处色斑,形状是否有有些相似?”

闻言,四仙桌食客踮脚望去,八仙桌客人伸长了脖子,鱼絮和沐家人投去视线。

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老头身上。

他约莫六十来岁,身体略显佝偻,肚子却微微突起,身上疤痕若干,显然年轻时受了不少伤。

除此之外,最显眼的,就是他身上一块块老人斑......

斑点造型奇特,均为一片圆形,带单个小尖尖尾巴,且大小不一,大些的似水瓢,小一点的像蝌蚪。

如自己看的,色泽似乎与老人斑不太相同......

老者“扑通”一声跪下:

“剑仙在上,我金今昌当了一辈子的老实人,究竟犯了何事,要赤裸供人围观羞辱?

“您究竟想怎样,要不把我一剑杀了吧!”

方平嗤笑一声:

“你当然会死,不光你,整个金家也会下去陪你,

“我们说好的,对吧,金家主?”

话音落下,众人更迷惑了,这是证据......不太像回事啊,反倒显得金家有些可怜了。

不等金家主开口辩驳,方平便补充道:

“诸位所见,并非老人斑,乃毒肌斑!

“造成此现象的,非剧毒之物不可。”


  (https://www.touwx.cc/xs/21217/21217375/32778615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wx.cc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touwx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