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少年歌行:隐居十载,问剑雪月城 > 第36章 南诀天牢,阎魔养料

第36章 南诀天牢,阎魔养料


方平要去的地方,自然是南诀。

不论苏昌河跑去哪,他必须死在自己剑下,否则永不安宁。

李寒衣经此一事,同样仇视暗河,自然要一同前往。

只是两人刚翻墙跃起,司空千落就急忙出声:

“二城主,四城主且慢!请救救萧瑟,他快死了!”

闻言,方平两人身形一滞,回头望去,却见司空千落绿衫染血,眼泛泪花,神色惊慌无比。

李寒衣微微皱眉:

“他怎么了?”

司空千落声音如嘶:

“萧瑟他重疾突发,骤然喷血三尺,雷轰前辈说他......经脉爆掉了!”

“?”

方平和李寒衣相视一眼,当即折返回去。

厢房内,萧瑟正躺在床榻上,面色平静,倒没有司空千落说的那般夸张。

方平神色一怔:

“给他吃下三日丸了?”

“嗯,当时情况及紧急,我们没其他办法了,”雷无桀说,“四师尊,萧瑟他现在情况好多了,华锦果然是小神医!”

李寒衣神情一怔:

“三日丸?药王一共炼制三颗,倒是大气。”

“我带萧瑟去剑心冢找华锦,用被褥给他裹住,”方平一脸认真。

其余人则面露不解:

“可萧瑟已经好很多了啊,让他恢复个几天也不迟......”

“是啊,剑仙前辈,他刚刚吐那么多血。”

方平语气淡漠:

“三日丸,称不论多严重的伤病,都能续命三日,但可知它的副作用?”

“副......副作用?”司空千落瞪大眼睛,“四城主请说!”

方平来到萧瑟身旁:

“三日丸,药理为激活人体全部潜能,只可短暂压下伤势,并无太强的治愈疗效,

药效能保他三天不死,待三天一过,肉体反噬,神仙难救。”

“......”

闻言,众人皆猛吸一口凉气,没想到这药如此凶猛。

方平抬手一招,卷来两床被褥:

“我送他去找华锦。”

方平也可以自己救他,但如此严重的病灶,祝由术也要数个疗程。

可拖的时间越长,苏昌河就越有可能出现变故,自己可等不了。

很快,萧瑟被卷成一条,由方平抱在胸前:

“先走一步了。”

“多谢四师尊,我们不日后也将赶往剑心冢!”雷无桀拱手送行。

“四城主,萧瑟就拜托了,”司空千落一脸悲悯,若不是为救自己,萧瑟也不用强行运功了。

随后,方平和李寒衣离开雷门。

后者望了眼渐暗的天色:

“雷门离剑心冢不是很远,日夜骑马不过四日,你我速度更快,一天便能赶过去。”

方平微微摇头:

“等不了一天了,我们得更快。”

语毕,方平单手掐诀,体表浮现神圣金光:

“天地玄宗,万炁本根。广修亿劫,证吾神通。体有金光,覆映吾身!”

咒落,金光浮现映天地,开天一柱如神临。

方平一手抱着萧瑟,一手拉住李寒衣,化作一抹金光闪耀天边。

速度竟比踏剑河快一倍之余!

李寒衣眼神闪烁......明明只是空挥木剑,他哪学这么多神通?

......

三个时辰后,正值深夜,方平抵达剑心冢。

一束金光映剑谷,万剑之阵不能阻。

剑冢的护剑师们最先赶来,了解情况后,立即去通知华锦和李素王。

片刻后,一间木屋内。

华锦脱去萧瑟外衣,连下二十八针,暂时封住其隐脉,当然,也要方平在旁帮忙压制真气乱流。

“呼......真是的,这才多久,居然就把三日丸吃了,”华锦撇嘴埋怨。

“他不吃可能就死了,”方平淡淡开口。

闻言,华锦双手叉腰,没好气道:

“你也在雷家堡,就不能盯着他?不用三日丸,祝由术也能压下他的伤势吧!”

关乎病患这方面,小神医脾气一向暴躁。

方平摆摆手:

“我还有事情处理,萧瑟就交给你了......”

“去哪,不管你的病人了?”华锦眉头一筹,有种给他一针的冲动。

方平还未做声,门外就传来熟悉的声音:

“找暗河复仇是吧?”

几人同时转身,拱手问道:

“老爷子。”

“外公。”

“哼~”

华锦轻哼一声,懒得和他们搭话,转身去照顾萧瑟了。

李素王呵呵一笑,目光落在李寒衣身上,见其一身血衣,不由面露心疼:

“唉,该死的暗河,寒衣......”

李寒衣攥紧铁马冰河,眼神一凛:

“他们的确该死,该被我杀死。”

方平开口:

“日后雷无桀他们会来,老爷子多留意,我们先走了。”

“?”

李素王眉头挑起,刚来就走?

疑惑间,两人已携手上天。

“方平你个臭小子!那是我孙女,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人!”

李素王微微咬牙:

“可恶的雷梦杀,可憎的方平!”

无法、无天在一旁摇头:

“老爷子听说外孙女要回来,都高兴半个月了......”

“这下得骂方平哥半个月了。”

......

一道金色光轨划过夜穹,熹微紧随而至,仿佛金光扯开黑夜睡袋的拉链,让破晓之光映照大地。

李寒衣发问:

“已经知道苏昌河他们的位置了?”

“嗯,在南诀,”方平点头,“位置很长时间没移动了,应该在疗伤。”

提起疗伤,李寒衣不自觉想起那天,方平为自己疗伤的情景......

“嘶——捏我作甚?”

“哼。”

“......”

另一边,南诀境内。

一座高楼深井矗立于此,作为全城最雄伟的建筑,却无人敢靠近。

只因此乃南诀第一天牢,地面以上是狱卒住所,地面以下尽是穷凶极恶之徒。

“呃啊——!!”

近日,天牢内经常发出惨叫,狱卒却接到命令不听、不管、不可问。

也知内情者,知道天牢地下新进来一只怪物......只有半个脑袋的怪人。

“呼哧——呼哧——”

苏昌河喘息如虎,阎魔掌一招,幽冥气息如判官钩锁,一间牢房门锁齐飞,囚犯被一股无形之力拖拽而出,终成为邪掌养料。

“扑通——”

一具干尸倒地,苏昌河目如鬼怪,竟泛起血光:

“第三十个,还要更多!

方平、李寒衣......待我卷土重来!暗河终成湍流,覆于大地!”

此刻的苏昌河魔气缠身,黑绿色丝脉自右掌蔓延,占据半身,脑袋少了一小块,黑红之物缓缓蠕动......

称为怪物毫不过分。

忽的,一长发男子自上方而来:

“大家长,吃食可还够用?”

“呵呵,数量且够,质量稍逊,”苏昌河说,“摘月君此行,有何事?”

长发男子轻笑两声:

“来看看你的状态,不想合作伙伴半途出意外罢了。”

“不牢摘月君费心了。”

苏昌河单手一招,又抓来一名囚犯喂掌,等这座天牢吸干,便是那两人的死期!

但他忘算了一个前提......方平不会找来南诀。


  (https://www.touwx.cc/xs/21217/21217375/32778659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wx.cc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touwx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