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苏清欢南司城 > 第480章 白先生下手可真狠

第480章 白先生下手可真狠


在众人似信非信的目光中,苏清欢领着魏明彦,捧着通体血红的翡翠,走到肖誊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货了,肖老板。”魏明彦很有眼力见的,主动将血脂翡翠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肖誊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,他好怕自己一出声,这个梦就会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”苏清欢叹了口气,走上前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,“醒醒肖老板,这不是梦,你再不接,我们可既要把血翡偷摸带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肖誊破涕为笑,这才伸手接过石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十斤,不算沉,但他抱在手里却觉得有千斤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整个肖六福的希望和未来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对着石料心生憧憬,一直纤细的手夹着一张名片闯入视线,下一秒,手指松开,名片掉落在石料上,那手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肖誊抬头,便看见苏清欢举手在耳侧做了个通话的动作,“肖老板,原石是你的了,至于我们的生意要不要往下谈,我等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不忘调戏一种珠宝贩子,“首饰数量有限,先订先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肖誊就被围得水泄不通,他笑的都不知道该怎么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少年了他也没有过这待遇啊!

        四百万的原料,价值几亿的血脂翡翠,这已经不是四两拨千斤能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邢小姐居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,就塞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肖誊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,不过既然她不着急,那么他也得矜持一下,这样,双方都有时间考虑得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拍卖会场天已经黑了,苏清欢心情不错,主动充当司机,彪了一把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后停车的活儿也自动落到了她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停好车,苏清欢一路转着钥匙哼着歌,慢悠悠的朝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出停车位没多远,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不轻不重的脚步声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死寂的地下停车场,男人的惨叫声传遍了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个障眼法,苏清欢便成功偷袭了尾随她的男人,将其制服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男人一边脸贴着地,一边脸贴着苏清欢的鞋底,他的脸旁边就是被苏清欢打落的军工刀,刀刃锋芒毕露,吹发即断——所以这男人也只切断了苏清欢几根头发,没有伤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脚下加重了力气,“说说看,你是我哪个仇人的手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张脸被踩得几乎变形,冷汗一颗颗冒出来,却咬紧牙关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嘴硬是吗?”苏清欢的目光落到地上的军工刀上,只看了一眼,便将刀拿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锁定男人的肩,从容扬起了手里的刀,正要落下时,一辆跑车极速行驶而来,稳稳停在距离他们半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车灯将苏清欢和男人此刻的姿势照的一清二楚,也晃的苏清欢眼睛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门打开,车上的人下来,走近了,苏清欢才看清楚,来的人居然是白墨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白墨寒一副寒暄的调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苏清欢怀疑这家伙在跟踪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的酒店,我做什么不行?”白墨寒微笑着,说完,无视苏清欢鄙夷的视线,转头看向她脚下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小姐,这是要在我的酒店,动用私刑?”白墨寒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吗?”苏清欢一动不动,拿手的刀搭在弯曲的膝盖上一晃一晃的,眯了眯眼,又生出一丝恶作剧的坏主意来,“话说,白先生,我在你的酒店住,却在停车场被人袭击,差点没命,你是不是应该负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应该。”白墨寒微微一笑,“不知道苏小姐伤到哪里,需不需要立即安排医生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倒不用,只是断了几根头发,”苏清欢随性管了,脱口而出的说完,又觉得不对劲,急忙改口道,“但是!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丝毫损伤也是大事,你休想随便对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喔?断了头发嘛......”白墨寒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么好的身手,居然还是被断了发,可见地上的人下手多狠,分明是奔着要她的命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寒眸光一凉,再抬起头,浑身充满了戾气,看得苏清欢有片刻的怔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反应过来的时候,白墨寒已经取走了她手里的军工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寒光在苏清欢脸上略过,下一秒,男人的凄厉的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寒的刀扎进男人的大腿根,没有一句废话,他握住刀柄,直接将刀在男人的血肉之躯中转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我说,我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是想劫持你换血脂翡翠的!”男人瞬间全都交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面就连苏清欢都不忍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还是保持着理智,冷声呵道,“谁派你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邢菲,是邢菲派我来的,求求你不要转了,不要,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铁血嘴硬的男子汉,直接被疼哭了,眼泪鼻涕混杂着汗水,场面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寒握着刀,缓缓抬头看向苏清欢,“气出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名的,苏清欢竟然觉得,他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苏清欢茫然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寒冲她扬了扬唇,然后不紧不慢的站起身,然后下方又是一阵惨烈的嘶喊——因为他顺带把军工刀也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”苏清欢鼻翼抽了抽,揶揄道,“白先生下手可真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他伤害苏小姐长发应该付出的代价。”白墨寒淡笑着望着她的眼睛,然后随手把刀扔到一边,掏出西装外套的口袋巾,塞到苏清欢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擦一擦,下次动手这件事,交给男士,这些东西,脏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小姐随时可以离开,这里我会通知人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看着手里的口袋巾,心里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动手这件事,让男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南司城也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,她竟然觉得他们有一点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她的错觉吗?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寒望着她困惑的模样,喉头不受控制的滚了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竟然忘了此刻的身份,长长的手臂绕到苏清欢身后,捧住她的头靠近自己,便将唇覆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只一秒便挣脱,“啪”的一巴掌,打得白墨寒偏过头去。


  (https://www.touwx.cc/xs/92393/92393302/129437739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wx.cc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touwx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