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苏清欢南司城 > 第459章 今日事,今日毕

第459章 今日事,今日毕


面具下,男人惊恐的张着眸子,眼底终于浮现对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看到这,想去摘他面具的手忽然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怕死的人,还不配做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”苏清欢缓缓站直身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“打伤我的男人,可不是受一根针,就能了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她又拿出了体内藏着的全部银针,当着台下看客的面,一根一根的,插在他身体不同各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根完事,苏清欢拍了拍手,悠哉悠哉的说道,“以后每逢今天这样的天气,你身上,扎了针的地方,都会疼痛难忍,不能入眠,不要想着把针逼出来,那样的话,会比针扎在骨肉里,疼十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我的男人疼一会儿,我让你疼一辈子,礼尚往来,应该很公平,对吧?”苏清欢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没再接话,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反驳,只会招来更可怕的惩罚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思考了一下,决定还是摘掉男人的面具,刚要伸手,台下瘦猴忽然凑过来,殷勤的说道,“苏小姐,手下留情,这位是我们斗场的头牌,人要是死了,我不好向花爷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人?”苏清欢侧目眯了眯眼,目光凌厉,像是要把人看穿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瘦猴皱了皱眉,很不情愿的承认了,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冷笑一声,把手收回来,意味不明的说道,“很好,花熙城的人,很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瘦猴自知理亏,没有反驳,转头示意裁判席的人拉响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站在台上,身边是这个斗场的常胜王者,没有人再敢上去挑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瘦猴还是请示过花熙城之后,才将黑市内仅有的一株龙月草,交到了苏清欢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苏小姐,守护龙月草不被外人夺走,是我们的责任,不是有意打伤您的未婚夫,我已派人去取解药,望您大人有大量,不要将此事告诉花爷,留我们一条活路。”瘦猴说着,把龙月草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将药草拿在手里,放到鼻尖嗅了嗅,确定是这个味道,才又转头看向他,“比起道歉,我更喜欢实质性的补偿,你应该很清楚我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我有的,苏小姐开口,我自然是有求必应,可这益阳草,连花爷都没有,就更别说我了,虽说黑市是我管理着的,可那东西没有流进来,谁也见不着不是?”瘦猴一脸苦相,语气都透着求饶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今日事,今日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面色一凉,抬腿就是一脚,直接将瘦猴踢出去三米远,整个人撞上看台的石阶,倒地时,猛的吐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瘦猴作为市场的管理者,不仅是领导,更是左右逢源,在黑市有着好人缘的人,一看他受了伤,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看着苏清欢,一副要动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瘦猴赶忙扶着墙,自己站了起来,一边踉跄地走回去,一边大声解释道,“都别动!别动!这是我和苏小姐的私人恩怨!他已经脚下留情了!否则我现在早已一命呜呼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咳了两声,唾沫都带着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对着苏清欢,依旧是客客气气的,作揖道,“多谢苏小姐,饶我不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果真是聪明的。”苏清欢眼皮都没抬一下,“花熙城将黑市交给你管理,很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小姐谬赞了。”瘦猴虚弱的低着头,没敢说一句重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微微颔首,转身走向看台,将南司城扶了起来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只是有点乏力而已。”南司城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苏小姐,这东西跟小说里的十香软筋散是一个道理,只是叫人浑身发软失去力气,对身体伤害不大的。”瘦猴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药三分毒,我的人,毒一分都不行。”苏清欢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瘦猴一愣,连忙点头附和,“您说的是,我立刻去催,解药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说完,手下就把药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瘦猴赶忙接过,对苏清欢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把药拿过来,打开送到南司城手里,“吃吧,有我在,他们不敢拿假的糊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司城苦涩的笑了笑,他倒是得了她的照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没说什么,仰头就把药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,看着苏清欢一脸紧张,南司城打趣道,“在台上都不见你这样认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哪有你重要。”苏清欢脱口而出,说完才意识到说了什么,咬了下唇,赶紧扯开话题,“好点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司城低低的笑,配合着说道,“药这东西哪有立竿见影的,得等个几分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苏清欢故作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只是点小伤,她心里却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现在知道,那个男人不会下杀手,可现在想起刚才的场面,她还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父说的没错,有了在乎的东西就有了软肋,如果南司城出事,她也会立刻失去战斗力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,苏清欢就想着,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既不用她远远的避着南司城,也可以保他们俩周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想,就想到了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厢里,南司城吃了药,安静的靠在座椅上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因为夜深的缘故,魏明彦和南楚江也靠着睡了过去,窗外的路灯不断向后倒去,照着苏清欢的脸上忽明忽暗,她清秀的眉,却始终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,浅眠的南司城醒了过来,只是没有睁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心不在焉的接起电话,放到耳边,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瑶瑶,瑶瑶你终于接电话了,快,快到医院来,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,来见你哥最后一面,他想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里,朱雅芳的声音带着哭腔,哆哆嗦嗦的,明显已经慌张失措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眉间皱起沟壑,捏着电话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,“地址,告诉我,哪家医院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市医院!市医院!”朱雅芳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穿过听筒,飘到车厢里,南司城不禁睁开了眼,坐直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很快到,你不要怕,他会没事。”苏清欢说完,平静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眼神却空洞的望着自己的正前方,失去了焦点。


  (https://www.touwx.cc/xs/92393/92393302/129919100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wx.cc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touwx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