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说网 > 苏清欢南司城 > 第408章 你想悔婚?

第408章 你想悔婚?


不够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太够了好吗!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想象中的画面,是自己拿着卡,塞到苏清欢手里,告诉她下半辈子有哥哥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现在这样,被苏清欢拿着一亿砸晕好吗!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邢琛才缓过来,眉头却还拧着,严肃的问,“你这钱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说给苏清欢听的,他的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南司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莫不是这个家伙拿钱把他妹妹拐走的?

        南司城立刻撇清关系,淡淡道,“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记得了。”苏清欢靠向身后的沙发,抬起右腿叠到左腿上晃了晃,若有所思的说,“可能是以前给人治病别人给的医药费吧,卡太多了,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琛是知道苏清欢的医术的,听她这么说,便也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转念一想,又把卡推了回去,“这些钱意义非凡,是你的积蓄,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满脑子都在想,苏清欢就一个人要扎几十针到一百多针不等,这么多钱,得扎多少年才攒够啊!

        一亿在邢家不算什么,可对苏清欢来说,却是血汗钱,他绝不能拿来送给那些没心没肺的高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而且,这对我的积蓄影响不大,一亿面额,应该是我收过的医药费中,最少的,所以你完全不用跟我客气。”苏清欢摘掉鼻梁上的镜框,混世魔王的气势又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她强大的气场,邢琛默默的把卡拿了起来,可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他的错觉吗,为什么他刚刚会在这个二十岁的妹妹身上,感受到超乎常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苏清欢身上,还藏着太多秘密,是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把卡装进口袋里,苏清欢才又重新戴上眼镜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总算安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妹妹,她不介意给邢琛花点钱,但是,邢勇也好,邢菲也罢,都别想搅乱她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邢琛是个行动派,拿了钱没多久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关了灯,在房间操作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取代傅桁的人既然敢对上官云下追捕令,绝不会只有这一点行动,她必须拿到傅桁的账号密码,以此判断对方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试了几次,均已失败告终,对方明显早有准备,她根本无法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谁呢,居然有这么强的反侦察意识和技术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苏清欢以往的经历中,还没碰到这么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烦躁的吐了口气,无意间瞥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,十一点五十五分,索性关了电脑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坐到床上,却敏锐的听到隔壁院子传来脚步声,很快又想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晚了,南司城会去哪?

        她拿出手机,打开一个自己写的定位软件,看着上面的红点一点点移动,眉目微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昨天拿南司城的手机玩游戏的时候,偷偷给他安装的定位器,会自动标记南司城停留超过五分钟的地点,并保存数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等了一会,看见红点走上返程的路,她才合上手机,放心的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苏清欢特意起了个大早,赶到南司城的院子,却不见他人,就连余尘也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魏明彦打着哈欠从外面走进来,“早,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半夜做贼去了?”苏清欢没好气的训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姑奶奶这个称呼完全不感冒,可这个天杀的,非要跟她作对,见一次叫一次,简直是讨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做贼嘛,”魏明彦嘴巴一张一张的,“昨晚上礁石码头闹出那么大动静,哪能不去凑热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哪?”苏清欢目光一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礁石码头啊。”魏明彦总算把嘴合上,绘声绘色的说道,“尼玛,能装一千人的游轮啊,货全被抢了,船上的东西飘的整个海湾都是,不知道是哪路人马,胆子这么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伸长了脖子,左看看右看看,惊奇的问道,“南爷不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他跟着苏清欢这几天,南司城和苏清欢简直就是连体婴,到哪都黏在一起,乍一看只有其中一个,还真有点不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皱了皱眉,鬼使神差的,再次打开那个定位软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屏幕上,红点和代表她的蓝点重合在一起,表示南司城就在这个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点击屏幕将地图放大,根据地图显示的位置,走向南司城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,里面空无一人,而南司城的手机,则安静的躺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,苏清欢直接拨通余尘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尘接的很快,“苏小姐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司城人呢?”苏清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当然是在四合院了,这会儿估计还在休息吧。”余尘淡定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就在他的房间,拿着他的手机,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?”苏清欢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尘那边顿时陷入沉默,好半天,才又支支吾吾的说,“少爷现在很安全,苏小姐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很安全,也就是昨晚不安全了,余尘,你不适合说谎,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苏清欢面色越发严肃,捏着电话的手也不免加重了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尘依旧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不说,但这就证明,在你们心里根本没把我当自己人,既然如此,南司城日后也不必再来找我,如果你觉得,这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,你就继续沉默是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面上的温和一点点碎裂,看得一旁的魏明彦背后发凉,赶忙往旁边退了一步,唯恐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欢默然的看着正前方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开玩笑,她讨厌这种一无所知的局促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允许南司城有秘密,可不允许他背着自己独自承受危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绝大多数人都觉得,伴侣受了伤瞒着自己,默默度过辛苦时刻,是一种体贴,可这绝不是苏清欢期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给了南司城和她共患难的资格,就不希望轮到他的时候,她被摘除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苏清欢的世界里,同甘必须共苦,那才是互相依恋的人该有的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长达两分钟的沉默之后,终于,电话那边再次响起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悔婚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是南司城。


  (https://www.touwx.cc/xs/92393/92393302/130883912.html)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touwx.cc。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touwx.cc